EN [退出]
土豆饼的家常做法>中国新闻

_“贪二代”赵晋豪华朋友圈曝光 含多名省部级高官

2017-11-20 13:28

2015年8月26日,61岁的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免职。与此同时,其在中海油某下属公司任职的儿子杨晖也被带走调查。

随着杨氏父子被查,“贪二代”的腐败话题再次引发热议。

湖南商学院副院长、制度反腐研究学者王明高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认为,现在“贪二代”的违法行为正呈现出集团化的特点。“他们之间形成了‘贪二代朋友圈’,依仗各自父辈的能量,相互借势与包庇。”

《中国新闻周刊》通过梳理和采访获悉,这些“贪二代”,有的已归案,有的还在外逃,有的获释后失去了靠山,又没有一技之长,日子并不好过。

而在当下的“贪二代”群体中,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的独生子赵晋无疑颇具代表性的一个。

赵晋,42岁,江苏南京人,外号“赵衙内”。他身材微胖,中等个头,头发微卷,浓眉大眼,言语不多,身家百亿。

21岁时,赵晋从南京起步闯荡地产江湖,后来的商业重心移往了天津和济南。因其长袖善舞,善于结盟,结交的达官贵人遍布全国。赵晋的朋友圈,正是中国“贪二代”之间相互结盟并将其上一辈权力变现的一个侧影。

贪腐父子兵

2014年底,有媒体梳理了近年来28起有贪官家属参与的案件,其中17起为父子联手。由于其中多数案件涉案官员级别不高,当时未引发关注。而近期,随着周本顺、杨栋梁等老虎“父子同落”,该话题又引入公众视野。

在最近落马的这些贪腐父子搭档中,非常有代表性的就是赵少麟、赵晋父子。

2015年8月14日,因严重违纪违法,赵少麟被开除党籍。中纪委通报称,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和职权影响,伙同其子赵晋行贿。

1973年7月19日,赵晋生于南京,因祖籍山西,所以名字中含有一个“晋”字。17岁时,他进入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隶属解放军总参谋部)读专科。

1993年,赵晋毕业后,没有进入部队,而是做起了“商业帝国梦”。一年后,21岁的赵晋在南京创建了世昌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南京完成原始的资本积累后,从2003年开始,赵晋将生意触角延伸到天津、山东、河北等地。

2006年11月,年满60周岁的赵少麟正式退休。之后他进入北京,任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第一副理事长。退休后的赵少麟,更加名正言顺地助力儿子的“商业帝国梦”。

据知情人士透露,赵少麟在赵晋公司担任顾问。“他时常出现在赵晋公司,出席一些重要会议。如果财务支出超过50万,就必须经老爷子签字。”

近年来,因赵晋多个房地产项目存在违规增加楼层、肆意扩大容积率等问题,争议是非不断,赵晋疲于应对,年迈的赵少麟为儿子的事业也是“操碎了心”。

2014年年初,68岁的赵少麟去赵晋在山东济南的公司——诚基地产视察。一位该公司的前员工回忆说,“老爷子往那里一坐,官派十足。”赵少麟对该公司的员工说,你们应该着眼于未来,抓大的环节。

2014年6月,赵晋在北京住处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

儿子出事后,赵少麟曾亲自到天津收拾残局,实行裁员计划,留下骨干,希望东山再起,还亲自任命了南京、天津、济南三地的临时负责人。

孰料,当年10月11日,已经退居二线8年的赵少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据知情人透露,赵少麟也是从北京住处被有关部门带走的,同时被带走的还有他的妻子罗小秋。罗小秋曾在南京大桥机器厂任职,后来随着赵少麟一路升迁调到省城工作。

“她喜欢骑自行车,穿布鞋,给人的印象还是十分低调而简朴的。但是,这几年她也时常出现在赵晋公司。”上述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王明高说,贪腐父子兵现象的出现,是因为有些高官不仅对自己要求不严,对子女也非常纵容。“子女的很多不好的事情,父母是完全可以制止的。但是,他们大多对子女疏于管教,甚至是纵容庇护。”

王明高以郴州市原市委书记李大伦为例说。“李大伦的儿子,曾经完全依靠老子的权力疯狂拿地,父亲获刑后,他失去了靠山,也锒铛入狱。获释后,自己缺少一技之长,据说现在也没有工作,过着近乎流浪的日子。”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种子女跟父母形成腐败同盟的现象,在学界被称作“衙内腐败”。其中,有些是打着父母的旗号谋取私利;有些是在父母的纵容下实施腐败行为;还有的充当了父母的腐败掮客,父母不好收的钱,由他们来收。

新版“三公子”

除了与父辈之间形成贪腐同盟外,“贪二代”之间的联盟也非常普遍。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周永康之子周滨、四川省文联原主席郭永祥之子郭连星和国务院国资委原主任蒋洁敏之子蒋峰,曾经组成贪二代“三公子”,依靠各自父辈的资源结成利益联盟,将父辈的权力在生意场上变现。而赵晋、周靖、胡雄杰组成的新版“三公子”,同样引人关注。其中,周靖是河北省原省委书记周本顺之子,胡雄杰是湖南省一位已退休的前政协高官之子。

有知情者称,周本顺夫妇对周靖疏于管教,其妻更是十分溺爱儿子,周靖从小“说话就很冲”。上世纪90年代,周本顺主政邵阳时,结识了湖南省一位重要领导胡某,当时胡某已是省委常委。

两人的任职经历显示,胡某曾在周本顺的老家怀化任职,而当时周主政的邵阳又是胡的老家,时任湖南省委要职的胡某,因此成为周本顺仕途上的贵人。

1999年,因父亲与胡某的这层关系,19岁的周靖,迅速和胡某的儿子胡雄杰成为好友。

胡雄杰比周靖年长10岁,在2001年后就开始涉足房地产生意。后来,胡雄杰的旗下公司有二十多家,涵盖了地产、投资、汽车、医院、物流、燃气管道输配等多个领域。

出席一些大的活动时,胡雄杰喜欢将年轻的周靖带去“开拓眼界”,“锻炼一下”。在商贾云集的大场合,一开始,周靖言语不多,胡雄杰向商界大佬们介绍时,总是叫他“小周”。有知情人士透露,胡雄杰对周靖如此照顾,除了因为同为湖南老乡之外,也有对周靖之父周本顺仕途看好的考量。

在胡雄杰的培养下,周靖开始在经商方面“上了道”。此后,二人借助于父辈的力量,拿下了长沙市一项政府工程、一处旧房改造项目。2003年,在寸土寸金的湘江江畔,胡雄杰和周靖帮一家房企拿下一块商住两用地。在庆功酒会上,胡、周二人当众发出豪言,称“在长沙这块地盘,没有我哥俩办不成的事儿”。

2007年,赵晋加入了这个圈子。

2007年下半年,在长沙有名的湘菜馆玉楼东,周靖、胡雄杰、赵晋出席同一个饭局。三人之前就不陌生,但这个饭局后,三人的关系迅速拉近。

与赵晋结识后,周靖开始涉足汽车销售行业,商业版图也不再局限于湖南省。

周本顺之妻段雁秋对赵晋颇为欣赏。在一次高规格宴席上,段曾经自豪地说:“我生了一个男娃,但现在却有两个儿子。”段所称的两个儿子,除了亲儿子周靖,另一个就是“干儿子”赵晋。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赵晋被带走后,周靖曾四处为赵晋案活动,甚至频频求助于周本顺。而当时由于周永康的“秘书帮”陆续落马,担任过中央政法委秘书长的周本顺已预感大事不妙,所以处事极为谨慎。面对儿子的央求,他劝诫周靖低调行事,好自为之,尽快与赵晋案划清界限,免得惹火烧身。在得知周靖仍在为赵晋案活动时,“周本顺有些不高兴,但也没有制止。”

2015年7月24日,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当天,57岁的周妻段雁秋也被中央纪委专案组带走调查,她的身份是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银行总部董事、总经理。同日,在湖南长沙,周靖与胡雄杰也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

目前,周靖、赵晋、胡雄杰均已被查,三人之间是否存在更深层次的利益勾连,尚待相关部门的进一步调查。

谈到“贪二代”容易结盟的原因,庄德水说,“贪二代”之间有共同话题,容易交往;另外,他们的父辈间也有腐败同盟关系,大家处在同一个腐败网络中,可以在腐败过程中各取所需,实现利益均沾。

两代的“圈子”

在赵晋的圈子中,有一份长长的名单:他的父亲赵少麟,国家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何家成,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原市委书记王敏,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原市委书记杨卫泽,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阵容之豪华令人咋舌。

多位知情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赵晋作为这个圈子的核心人物,其拉拢“贪一代”和“贪二代”下水的手段令人惊叹。其中的一个手段就是以色诱之。

知情者透露,赵晋的生意涉及情色业。“他在北京设立会所,罗织一帮外籍女技师,招待各路高官显贵,为他们提供性服务。一方面是‘加深与高官的感情’,同时也偷偷录像,以此要挟各路高官,进而将其操控于手掌之中。”

2014年12月18日,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王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济南坊间盛传,王敏就是在赵晋的北京会所被录了像,该视频又被中纪委掌握,进而落马。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王敏与赵晋的交往已有10年之久。2005年,时任山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的王敏,结识了30岁出头的房地产老板赵晋。

该知情人士透露,赵晋进军济南有些巧合。当时,他看中了青岛一块地皮,但因价格等原因没有谈拢,最终告吹。正巧,当时赵晋公司在天津的负责人通过在济南的一位同学获悉,山东建筑大学一块地皮待售,便将此消息告诉了赵晋。赵晋觉得这块地皮有很大的升值潜力,就联系上了王敏。

赵晋是否是通过赵少麟结识王敏不得而知,但赵少麟与王敏均有过长期的秘书工作履历,且分别在江苏和山东担任过省委常委、秘书长的职务。

2006年7月,赵晋在济南注册成立诚基房地产公司后,势力迅速扩张。当年12月,他以2.77亿元拿下文化东路一块面积37754.5平方米的地皮,性质为商住两用;2007年,又竞得至少6块黄金地段的土地。

伴随着王敏的仕途升迁,赵晋在济南的生意愈发红火。赵晋也“知恩图报”,先后向王敏行贿现金、房产、名人字画等钱物累计达人民币1800余万元。

2015年3月31日,中纪委官网发文称,王敏主动将妻子介绍给赵晋,并对赵晋说:“你这个阿姨人很好,和她处不好的人肯定有问题。”心领神会的赵晋对王敏妻子开始百般讨好,主动带其到北京、香港、澳门旅游、购物,从名牌衣服到名牌手提包,哪个好、哪个贵就买哪个。赵晋还多次带王敏妻子去澳门赌博,王敏妻子不用出赌资,只管“分红”。

中纪委的文章中还提到,2008年,在王敏默许下,赵晋为其女儿购买住房。另外,王敏还纵容女儿长年在赵晋公司“吃空饷”,并多次打招呼、拉关系、铺路子,帮助女婿承揽工程牟利。

“现在,王敏老婆被审查,女婿的公司涉及利益输送500多万元被查,女儿也头顶‘贪二代’和‘吃空饷’的不光彩帽子,去了国外避风头。”上述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据传,在赵晋公司中吃空饷的“贪二代”还大有人在,其中就包括国家行政学院前副院长何家成的女儿女婿。2012年下半年,这对夫妇以海归的身份来到公司,但只是偶尔来公司开会,平时基本上见不到人。2014年10月,何家成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伴随着王敏和赵晋的落马,涉嫌合同欺诈的诚基地产案也引发了很多关注。

诚基中心是赵晋在济南打造的著名楼盘,位于历下区黄金地段,占地面积约166亩,总建筑面积约33万平方米,总投资约13亿元。

一名维权业主赵某曾向媒体透露,2008年1月,诚基中心开盘时,他购买了位于诚基中心负一层的一套商铺。2010年,诚基中心落成后他去现场收房时才发现,由于开发商在负一层与负二层间增建了一个“夹层”,自己所购的负一层商铺变成了负二层。

山东鹊华律师事务所律师胡春雨,是诚基中心业主维权案的代理律师。8月30日,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该案在2013年12月20日一审开庭,2014年11月18日二审开庭,但是至今仍未宣判。

“赵晋曾经在济南所向披靡。没有吏治败坏,哪来诚基帝国?第二次开庭时,我当庭说:这个案子很简单,只是道选择题,要么济南人民是傻子,要么诚基老板赵晋是骗子!”胡春雨说。

需要一个公开透明的、更加细化的监督机制

山东省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落马前两天,王敏曾与一位山东籍知名作家吃饭。该作家后来感叹说:“如果我是济南市委书记,朋友的孩子来找我批地,我批不批?肯定批。朋友的孩子送我一张卡,表示感谢,我会不会收?应该会收。不管里面是几千块,还是几千万。”

著名反腐作家、山西省原副省长张平也说过类似的话。他说,幸亏自己任副省长时分管的是教科文体这些缺钱的部门,“如果让我主管那些权重钱多的部门,或者让我做了市长、书记,说实话,我也不敢保证自己不走麦城。”

王明高说,不管是“贪一代”还是“贪二代”,背后都还是一个权力高度集中、监督上又严重缺位的老问题。以湖南郴州市原市委书记李大伦为例:2008年6月23日,办案人员找李大伦谈话,他直言不讳地说,“我从县委书记到市委书记搞了好多年,搞一件成一件,我不点头就搞不成,大家都知道我有这样的分量,反对我的人很少很少,除非你不要乌纱帽了。无论是纪委、检察院,还是报社、电视台都不敢监督我,也监督不了我。”

王明高说,完善制度建设是反腐的根本所在。否则,不仅贪官永远抓不完,“贪二代”、“贪三代”也会不断出现。

事实上,为了规范官员子女、亲属的行为,早在198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就发布了《关于禁止领导干部的子女、配偶经商的决定》;2006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明文规定,公务员之间有夫妻关系、直系血亲关系、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关系以及近姻亲关系的,不得在同一机关担任双方直接隶属于同一领导人员的职务或者有直接上下级领导关系的职务。

庄德水认为,现有的体制对官员子女配偶的经商办企业行为,还是疏于监管,很多“贪二代”打着父母旗号,或直接利用父母影响来经商办企业、谋取不正当利益者,仍然大有人在。

庄德水说,“官二代”有经商办企业的权利,但是不能与父母的权力间产生不正当关系。“这是我们把握的一个底线。但是现在在官员子女办企业方面的界限不清楚。对这些‘官二代’而言,什么样的经商范围是可以的?这还需要一个公开的、更加细化的机制。”

为了从制度上进行反腐,近年来,王明高坚持呼吁通过征收遗产税和赠与税,作为调节财富分配的经济手段。“征收遗产税会提高腐败的成本及腐败行为暴露的可能性。

当前文章:http://44987.szielang.cn/movie/20171116/nrz4b.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13:28

美人私房菜 电视剧  反恐精英ol2辅助  上海服装设计学院  519091  人被跳蚤咬过的图片  连续剧  草料  青青草免费视频 在线  装饰工程资质代办  宗易汇是怎样赚钱的'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贪二代”赵晋豪华朋友圈曝光 含多名省部级高官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白山朵拉教英语免费下载_ST当代携手天天高清 推进数字发行